雅思

雅思官方白金级合作伙伴
当前位置:首页 >雅思 > 雅思综合 > 正文
雅思备考可以不刷题吗?
2020-05-20 15:54   作者:新航道   阅读量:

  对于很多“烤鸭”们来说,相信都有一个疑问:雅思不刷题,能行吗?


  对于这个问题,并没有标准答案。倒是经常有学生问,考雅思不背单词行吗?大多数情况下,肯定是不行的。这两个问题有共通性,如果提问者是为了省力和偷懒,那么基本上是行不通的。如果仅仅是探索说有没有绕开刷题的备考方式,那一定是有的。


  

  烤鸭经历

  时隔多年,先后烤过两次鸭,现在总结起来都是“曲线救国”。第一次是在大学毕业后,裸考了个雅思7分,综合GMAT的成绩,被LSE录取了,专业方向主要是公共治理政策研究方向,也辅修了心理学的分支行为学。


  这些年自己也带学生上阅读课,主要用的是学术普及类的案例集,比如"Think like a Freak"这样的经济学和行为学捏合的案例集;或者SAT选过蛮多次的作者Malcolm Gladwell的“the Tipping Point”和“Blink”;又或者是在LSE读行为学课程的时候教授用的书"Nudge",那时候在英国政府政策咨询所做项目的时候,用的也是Nudge这套理论。学生们的学术方面的阅读量多了,考雅思自然不成问题,裸刷基本上阅读都能满分或者接近满分。

  但是,回到最开始的那个问题:雅思不刷题,能行吗?


  我看这取决于每个人的时间,以及你怎么看待这个考试。如果你是一个正在国内读大学的学生,半年内准备出国访学交流要刷个成绩,那高强度刷题说不定挺合适。但是如果还有大把的时间,不妨试试从输入端开始多花点时间进行阅读。语言考试是一个门槛考试,门槛之外还有更大的世界等着你去探索呢!


  留学,让我爱上阅读和漫游


  留学其实就是生活。LSE留给我的影响,最大的就是读书和漫游,以至于回国工作了一段时间后,又重新选择阅读和漫游的生活方式,每年都要带学生读读书,出去走走。


  在伦敦的时候,每周各门课的强制阅读以及衍生阅读的书单直接让人昏厥。衍生阅读基本上是看不完的,但是我发觉几个日本同学的衍生阅读笔记写的密密麻麻,十分佩服。图书馆是LSE最热门的地方,平时基本上都有泡图书馆的习惯。一到考试临近,更会有各式各样的神人出来露脸,穿皮卡丘的,就地跪拜不起的。

  阅读,是为了理解而不是为了答案。我让学生一个系列,一个系列的看书,是希望他们能够通过阅读“追寻智慧,认识世界”,而不是为了一个准确答案,这和刷题很不一样。


  所以,对于“雅思不刷题,能行吗?” 并不是“一定要刷题”,或者说“不要去刷题”可以解决的。


  最近这几年,这个世界也在经历“去全球化”的浪潮。或许这个话题,需要扯远一些。比如说,对于一个问题,人们开始更倾向于走向极左,或者走向极右。海归派似乎有海归派的common sense。出国和不出国对立起来;刷题和不刷题对立起来;爱国和反爱国的对立起来;脱欧和留欧对立起来……而读书,并不是为了在书里找到支持任何一方的证据,而是为了探索和理解。


  这是一种原始的求知欲——

  我想要了解这个世界

  刷题和铺量阅读也有共通的地方,虽然看上去是机械提分,但是从另一方面来看,也是一种思维训练。比如雅思阅读,虽然一部分是考信息获取,但是也在考逻辑。而一个人的逻辑思维能力和思考方式会对其一生造成很大的影响。所以刷题也好,铺量阅读也好,学术阅读训练也好,写论文也好,其实潜移默化的在让一个人的思维更“现代化”。这也是接下来我要扯开聊一聊的另一点。

  探索答案,认识世界

  在LSE读专业课的第一节课上,教授就和我们聊了聊“知识的诅咒”这样一个概念。后来看哈佛公开课“公正”的第一讲最后,谈的哲学的诅咒这个概念,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以至于我也形成了这个习惯,在每次初见游学项目的学生时,或者第一次开始阅读课程讲座的时候,都会先聊一聊这个概念。


微信图片_20200520161456.jpg


  知识的诅咒,也就是the curse of knowledge。它的定义如下:the curse of knowledge is a cognitive bias that occurs when anindividual, communicating with other individuals, unknowingly assumes that theothers have the background to understand.


  而哲学的诅咒更多的是反观自我,它的基本定义是一个人在知道和理解了一套哲学体系之后,就无法返回到不知道,不理解的那个自己了,这也是学习哲学的代价。


  于是乎,在知识的诅咒之下,一个“向左走”的人,会认为“向着极右走”的人也具备了那位向左走的人所具备的"background information",从而认定这个和他观点相反的人,不是疯了就是傻了。其实即使了解了这两个所谓的“诅咒”,我们自己也很难跳脱出来,因为有更多其他的因素阻挠。比如个人很难逃脱出自己的身份,这又要提到罗尔斯的“帷幕理论”。简单讲,怎么去判断一个政策是好的政策呢?一个人先要跳出自己的身份,忘记自己的种族,国籍,性别,年龄,教育等等,然后再来做出判断。对于判断一个向左向右的命题而言,这是一个很好的工具。


  留学,阅读和漫游是我的回答。现在我试图去做的就是播种思维方式:

  在雅典公民大会的普尼克斯山上我和学生们聊德摩斯梯尼时期的雅典民主;

  在漫游德尔菲之后让学生们自己作为陪审团,被告和公诉人讨论苏格拉底之死的案子;

  在罗马,让他们去辩论马基雅维利君主论中的议题……

  我希望通过这样的思维训练,让他们建立起更为“现代”的思维方式,不是背出答案,而是探索答案。也许这也是很多人选择留学的理由,而留学也好,考雅思也罢,最终会给每个人身上留下印记,或是“诅咒”。留学的经历和考试的经历会演化成你解答自身困惑和认识这个世界的思维工具,那么雅思要不要刷题是否就不太重要了吧?


      更多关于雅思考试的个性化问题欢迎咨询新航道官网

热门专题
热门文章
    战略合作单位